wtotry

[MingKit]曼谷爱情故事(九)【完结】

大概是个幺蛾子:

一个发生在曼谷的平淡无奇的爱情故事


就当原著的平行世界 私设多 BUG多 也没逻辑


最后一章啦


我随意写,你随意看 


OOC是我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第九章


 




  Kit逃跑了。




  这是Ming第一次如此认真正式地对他告白,他还是怂了。


 




  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
 




  身为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,Kit过去的人生也谈过几次恋爱。




  高中的初恋是个非常好的女孩,全心全意地对Kit好,从小被宠到大的Kit那时候没有珍惜,在大学入学考试以后,她去了不同的城市,Kit才幡然醒悟。




  大学的时候,Kit总结教训,尽心尽力地爱一个女孩,掏心掏肺地对她好,在她失恋的时候费尽心思逗她开心,最后她和另一个男孩在一起了。




  毕业后相亲认识了第三个女朋友,始终缺少火花,感情不咸不淡,还是分手了。




  这三段感情每一个都成为了无疾而终的过去。




  Kit也理性思考过为什么自己还单着的原因,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问题。他有很多缺点,并不是一个好恋人,脾气火爆,很犟,爱钻牛角尖,还特喜欢情绪反着表达。医生的工作非常忙也很累,他也很少有时间去陪伴恋人,爱买球鞋爱打游戏,一旦有空休息就喜欢在床上躺着睡觉,简直是标准的死肥宅。


 




  尽管自己是家里最受宠爱的小儿子,最亲的大哥给从小到大自己灌输的都是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轻易落泪,必须要坚强,认定的事要努力坚持到底。




  Kit成长的一路上都带着自己的棱角,跌跌撞撞到处冲撞,就好像大学里他在知道那个女孩并不喜欢自己的情况下,仍然选择掏心掏肺地对她好那样,就算会撞得一身伤,Kit也习惯挺直脊背硬抗。从小到大的教育告诉他,他应该成为别人的依靠,而不是去依靠别人,让别人为自己担心。




  失恋的时候,也顶多是和Pha、Beam喝喝酒,回家自己一个人抱头痛哭一顿。工作后想要独立的他,努力扛起公寓首付,就算穷得天天吃泡面,也没再问家里要一分钱。他觉得心情是自己的,就像管好他的小狗,出门的时候不可以让它去影响别人,同时这也是他无法割舍的骄傲。




  渐渐朋友们都有了爱人,只有自己还是形影单只。和最后一个女朋友分手后的那段时间,Kit仍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轰轰烈烈的爱情,他可以为了它上刀山下火海,为了它万死不辞。然而单身到现在,也有人来撩过自己,却鲜少有人能接受自己的脾气。三四年过去,寻找真爱的热情逐渐被消磨,Pha和Beam一直陪伴着他,可朋友和爱人始终不同。




  长大后在社会里摸爬滚打,也看过周围许多分分合合,孤单着孤单着,Kit也习惯一个人了,或者说他从来都是这么过来的。Kit喜欢积极,喜欢正能量,这也是他爱上医生这个职业很大的原因,于是他说服自己,一个人挺好的,吃饭睡觉都不用想着另一个人,日子总要过下去。




  直到Kit遇见了Ming,他和Kit曾经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不同。这个男人和他一样,犟得很,固执地出现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,丝毫不在意Kit对他的无视与怒视,发现Kit故意藏在不耐中的关心和温柔,任性地用自己的柔软去包裹住Kit的棱角,眸子带着清晰无比的爱意,笑着注视自己,晃得Kit睁不开眼睛。




  Kit有些慌了。




  在Ming一次又一次,有意或无意地诉说着“我喜欢你”的同时,Kit内心底被刻意压下去的小火苗因为他的撩拨而蹭地窜起来,叫嚣着寂寞孤单需要人陪,所有感官跳起来告诉Kit,Ming的与众不同,但越长大越会克制,也越怂。




       Kit嘴上说着Ming很讨人厌,其实他很清楚,曾经的校之月先生总是那么优秀,长相好性格也好,还是一名出色的工程师,喜欢他的人可以从曼谷排到清迈,自己又何德何能成为他的另一半呢?




  Kit不知道,所以在Ming如此正式的告白下,Kit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Ming,只能逃回家继续盯着天花板发呆。


 




#




  Kit躲了Ming好几天,电话不接,Line也不回,生活还要继续,他选择沉迷工作无法自拔。




  实在拼命地有些过分,就连在儿科的Beam都听说了,跑来地问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,Kit只说最近六床病情更加重了,自己想要多研究研究。




  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


  六床的老太太是因为在家里摔倒被送到医院来,股骨颈骨折,需要卧床治疗。是个特别可爱的老太太,Kit看着她总想起自己已经过世的奶奶,她的子女都在国外,请的都是护工,Kit查房的时候也愿意多和她聊天,来消解她的寂寞,老太太经常夸Kit帅气,像她年轻时候的老头子,一来二去两人都熟了。




  长期卧病在床使得老太太原来就有的呼吸道疾病更加严重,从一个月以前病情就不太稳定,甚至出现了肺炎、泌尿系统感染等并发症。




  骨科病人的死亡率其实非常小,几乎可被归为小概率事件。




  可它就是发生了。




  老太太去世了。




  那天在下雨,老天爷似乎也在为一个善良的人的逝去而感到惋惜。


 




  儿女还在赶回国的途中,Kit先拿到了死亡通知单,这薄薄一张纸让他感受到生命的重量。他还记得昨天老太太握着自己手的温度,转眼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运到了停尸房。




  这不是Kit第一次看到生命的消逝,可他仍紧紧攥着手里的通知单,窗外雷声阵阵,雨水刷刷地冲刷着这个世界,医院的空调冻得他浑身颤抖。Kit 低着头坐在病房门口的凳子上,顶着被揉乱的栗色头发,拼命深呼吸好几次,努力把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憋回去,任由来来往往地人好奇地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自己。




  一双黑球鞋走入了Kit模糊的视线内,接着他的头被按进了粉红色卫衣里,脸蛋隔着衣服贴着粉红色卫衣主人的肚子,是Ming独特的味道,合着雨水的气味。




  “P’Kit,不要逞强了,想哭就哭吧。” 




  这个拥抱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
  Kit总是忘记,一个正常的人,血管里奔腾的血液,心脏强有力地“咚咚”跳动,他首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再是一个坚强的人,某些时候,他也需要一个温暖拥抱。


  “我恨我的无能为力。”Kit埋在Ming的肚子上闷闷地说,“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是个废物。”眼泪最终还是汹涌而出,在Ming的卫衣上沁出一团水渍。




  Ming也不知道怎么安慰Kit,只能一只手搭在他的脑袋上,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后颈,慢慢地抚摸着他的脊背。




  “昨天她还在和我说话,握着我的手,告诉我要趁着年轻多尝试。”Kit吸了吸鼻子,“那时候我还觉得我可以救她,至少能多活一天是一天。” 好不容易有些止住的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,Kit使劲往Ming衣服上蹭了蹭。




  “P’Kit…”Ming想说点什么。




  “你不要说话。”Kit打断了他,带着浓重的鼻音“让我靠会儿,我就好了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哪有什么无坚不摧的人呀?Kit只是一直缺少这么一个人,他也下意识排斥这么一个人,能让他埋在那个人的怀里,把所有的悲伤或者委屈“哇”地一声哭出来。




       直到Ming走了过来,强硬地把Kit搂进了自己的怀抱里,告诉他,不要总是自己扛着,你也可以弯下脊背,透一口气。你可以对我倾诉,让我成为你的一个发泄口,或者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,在你难过时安慰你,在我怀里哭,没有人会发现的。




  Ming的爱带着暖意,吞噬了Kit被埋在心底里的孤寂。




  场景似乎和他与Ming的第二次见面重合,只不过人物倒置了一下,当时突然被自己抱住的Ming也是现在这种感觉吗?




  Kit躲了Ming这么多天,却偏偏在自己手足无措的今天,Ming来找他了,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小概率事件?




  可它就是发生了。




  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,Kit与Ming之间发生的所有偶然造就了这一次必然,让他们俩在这个复杂概率构成的世界里,成为了彼此的小确定。


 




#




  Kit哭够了想从Ming肚子上起来,推了推,没成功。




  “……快放开我!” Ming的手还按着自己的头靠在他肚子上,Kit开始挣扎。




   “……” 这样软趴趴在自己怀里泪眼朦胧的小短腿医生太少见了嘤嘤嘤,我要多抱会儿,好可爱,想揉头,假装没听见他说什么,继续按。




  “……喂?你好,还在吗?” 没挣脱开的Kit又靠了会儿,这奇葩肚子上有开关吗?抱了会儿就聋了?




  “欸,你好,请说。”诶呀,失策了,下意识地接话了。




  “……” 。




  “……”




  “Ming Kwan!我再说最后一遍,快放开我!!”


 




  Ming还是松开了手,Kit往后仰了仰背,靠在椅背上,抬头看这个高的有些过分的男人。男人冲他露出了一个太阳花的笑容,眉眼里都透着哈士奇般的傻气,一点都不能和他精英工程师的职业联系在一起,如果Ming有尾巴,估计已经在疯狂摇尾巴讨好Kit了,生怕他生气,把自己丢在这里。Ming看到Kit嫌弃地翻了翻白眼,从椅子上站起来,以为他要走了,连忙往后退开一步,谁知道Kit竟然一个熊抱,抱住了自己的腰,把头埋在了自己胸口。




  “Ming Kwan,你心跳如果一直这么快,我建议你去心内科挂个号看看。”Ming听到Kit的声音从自己下巴往上传来,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往哪里放了,脑袋一片空白。“你之前说的话,我勉强算是同意了吧。”Kit的声音很轻,却振聋发聩。




  还没等Ming反应过来,Kit就松开了Ming,一脸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表情看着Ming,摇摇头走了,后之后觉的Ming立马跟上去。




  “P’Kit!你刚刚说什么?你是同意了吗?真的吗!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Ming跟在Kit后面手舞足蹈,幸福真是来的太突然了。




  “你没听见就算了。”Kit停下来,转头板着脸对Ming说了一句。




  “听见了听见了,P’Kit,你可不能反悔了!” 




  “嗯,我知道,不反悔。把你的手从我肩膀上放下来!公众场合,别动手动脚的!”




  “嗷,可我现在是P的男朋友了诶。”奇葩先生撅着嘴,委屈巴巴。




  ……




  两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,在过道上渐行渐远。


 




  天晴了,太阳出来了。


 


END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篇文其实早就写完了


本着不要留坑,写得完再发,写不完就憋着的性质


硬是拖到了十二月中才发第一章,历时一个月不到发完


然后文风也奇奇怪怪的,感觉期间还有点画风突变


全文就是这么一个平淡的谈恋爱小故事啦,蟹蟹你们的观看【鞠躬


最后还是那句,我干杯了,你随意吧ヽ(*´∀`)ノ゚



评论

热度(178)

  1. 、傻傻爱杰宝大概是个幺蛾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wtotry大概是个幺蛾子 转载了此文字